不算太好

自述小说 admin 浏览

小编:张若尘闭上双眼,感觉到大脑一片清明,以内的真气流动速度增快了几分。 对于武者来说,这茶的效果,不算太好。 可是对于林妃那样的普通人来说,这杯茶的效果却比那些灵芝、人

 张若尘闭上双眼,感觉到大脑一片清明,以内的真气流动速度增快了几分。

    对于武者来说,这茶的效果,不算太好。

    可是对于林妃那样的普通人来说,这杯茶的效果却比那些灵芝、人参更加有益。

    而且,茶水的药力温和,对于普通人来到,简直就是琼浆玉露。若是长期饮用,必定能够延年益寿,使普通人的身体强度达到黄极境武者的级别。

    黄烟尘面带微笑,声音如天籁一般动听,道:“此茶名叫‘白河叶’,是我派人专门从千水郡国送来,一共带来了三十斤,足够娘娘饮用十年。”

    张若尘放下茶杯,笑道:“黄师姐竟然还是茶道高手,以前……却是没有看出来。”

    林妃有些不悦,道:“你们既然已经订婚,怎么可以还叫师姐?烟尘郡主可是一个贤惠温柔的好女子,不仅人长得美丽,而且家世也显赫无比。你也不知是撞了什么好运,才能得到烟尘郡主的青睐。今后,你可一定要善待她,要不然,我绝不放过你。”

    林妃是越来越喜爱黄烟尘,觉得黄烟尘就是天上的仙女儿,完美得就像璞玉,没有一丝缺点。甚至在睡着的时候,林妃想到自己有一个如此美丽优雅的儿媳,也会情不自禁的笑醒。

    张若尘道:“娘亲放心,我和烟尘郡主一直都关系极好。”

    黄烟尘的眼眸轻轻的瞥了张若尘一眼,柔声的道:“娘娘,我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 “尘儿,还不去送一松郡主。”林妃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,狠狠的瞪了张若尘一眼。

    张若尘笑了笑,站起身来,对着黄烟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,道:“郡主殿下,请!”

    黄烟尘的眉梢微微一挑,有些得意的盯了张若尘一眼,走了出去。

    走出玉漱宫之后,张若尘才脸色严肃的道:“黄师姐,你不会是认真的?”

    黄烟尘穿着一件雪白的蚕丝长衣,外面披着一件枣红色的连帽披风,亭亭玉立的站在雪地中。原本就白皙的脸蛋,在冰雪映照下,变得更加晶莹剔透。

    黄烟尘的一双宝蓝色的大眼,盯着张若尘,冷冷的道:“当然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 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可是我们最开始说好,只是假订婚……”

    黄烟尘也变得严肃起来,道:“张若尘,你在开什么玩笑吗?我可是千水郡国的郡主,你也是云武郡国的王子,我们自己的订婚,岂能儿戏?哪有假订婚的说法?”

    张若尘有些无语,仔细的打量黄烟尘,道:“师姐,你这样就是有些不讲理了,说过的话,也可以不认?”

    黄烟尘仰着下巴,露出雪白的颈部,道:“你是不是喜欢上了端木星灵,所以才急着想要和我退婚?”

    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怎么又扯上端木师姐?”

    黄烟尘瞪着一双秀目,道:“既然你不喜欢她,为何承认你是她的男友?”

    “你指的是陈若的身份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 黄烟尘紧咬着嘴唇,冷冷的道:“我以前真的看走了眼,真没想到她隐藏得那么深,居然连自己最好的姐妹的未婚夫也要抢。姐妹是做不成了,今后,只能做敌人。对,就是敌人!”

    张若尘看着黄烟尘认真的样子,叹了一声,根本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。

    他有心想要解释,可是想到黄烟尘的性格,估计他越是解释,她就越是会多想。

    再一次证明,自己果然不了解女人。

    上一世会死在池瑶公主的手中,绝不是偶然,说不定就是在什么地方将她给得罪,所以,她怀恨在心,就一剑将张若尘杀死。

    但是张若尘仔细的回想了一翻,却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得罪了池瑶公主。

    想那么多干什么,何必要花费那么多时间却猜测她们的想法?

    “武道修炼一途,切记不能分心。”张若尘想到明帝当年告诫他的话,于是立即收回心绪。

    送走了黄烟尘,张若尘并没有返回玉漱宫,而且前往诸皇祠堂。

    明天的祭祀大典,就在诸皇祠堂进行。

    想要在祭祀大典上,夺取祭祀之力,自然要提前来考察。

    虽然明天才是祭祀大典,可是在半个月之前,诸皇祠堂就已经开始布置。

    祠堂外面,用巨石砌成的古老祭台上面,已经捆绑着数以万计的牛羊祭品,其中还有大量的蛮兽。

    云武郡国毕竟是一个人口接近一亿的郡国,国祭又是一个郡国的武道根本,自然是准备得相当隆重。

    祭台的周围,武者、太监、宫女,多达上千人,全部都在前前后后的忙碌。

    见到张若尘来到诸皇祠堂,他们纷纷行礼,不敢有丝毫怠慢。

    张天圭的声音,在张若尘的背后响起。

    “九弟,明天才是祭祀大典,怎么今晚你就过来了?”

    张若尘笑道:“七哥,你不也在这里?”

    张天圭与韩湫并肩而行,从远处走了过来。

    林辰裕跟在他们的身后,弯腰躬身,一副奴才的模样。只不过他的眼神却十分阴沉,谁都猜不透他心中在想什么?

    他们三人都是顶尖的武道强者,从雪地中走过,一个脚印也没有留下。

    张天圭道:“我奉父王之令,主持今年的祭祀大典,自然要时常过来看一看。你毕竟还很年轻,等你年纪再大一些,自然也有这样的机会。”

    韩湫盯着张若尘,脸上露出好奇的神情,笑道:“早就听说九王子的剑法超绝,已经达到剑随心走的巅峰境界,就连半圣弟子青赤白也在剑招上面输给了你,不知今日能不能见识一翻?”

当前网址:http://hydro-lock.com/a/zishuxiaoshuo/20180219/2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